物流百科 > 今日头条 > 考古发掘获得大量新收获 汉代西域都护府遗址群面貌初现>发布时间:2021-02-25 14:36

点击前往【百度热搜】查看详细

  三年考古发掘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卓尔库特古城

  汉代西域都护府遗址群面貌初现

  《光明日报》( 2021年02月25日 09版)

  沉睡在新疆的汉西域都护府到底在哪里?

  近日,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李文瑛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目前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轮台县的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卓尔库特古城通过3年的科学发掘,有了新进展,这无疑为探寻西域都护府遗址提供了更多线索。”

  西汉宣帝神爵二年(公元前60年),中央政府设立西域都护府,治所乌垒城。西域都护府管辖包括现在昆仑山北麓、天山南麓、天山北麓、东疆地区、帕米尔及其以西地区。它是汉代中央政府在西域行使国家权力的最高机构,西域都护是治理西域的最高军政长官。它的设立,标志着新疆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对西域地区的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文化进步发挥了主导作用,对于维护国家统一、促进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形成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中文汉字成为官方文字开始在新疆通行,国家制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以及中原内地先进的科技和农业生产技术从此源源不断输送到新疆,极大丰富和提升了古代新疆地区的文化和精神内涵,促进了社会经济的稳定发展。

  苦寻西域都护府

  清朝道光以来,徐松、王先谦、李光廷、丁谦等均依据《汉书·西域传》的记载对西域都护府所在进行了考证,尤其是徐松通过对新疆境内古遗址的访古踏查,推测西域都护府址应在今天的轮台县境内。

  20世纪中叶以来,中外历史学家岑仲勉、贺昌群、张维华、长泽和俊、余太山等对西域历史地理进行了较多研究。1928年,我国著名考古学家黄文弼曾在轮台东部小野云沟村发现了汉代古城遗址两处,发现了储粮用陶罐两个,认为可能是西汉时期西域都护府遗物。之后,黄文弼又在今新疆新和县玉奇喀特古城发掘一枚用篆书镌刻有“李崇之印”四字的铜质印章,有学者根据古代“印随官行”的常识,以及西汉最后一任西域都护李崇的相关史料推断,玉奇喀特古城很可能是西域都护府府治所在地。

  20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的文物考古工作者加大了对西域都护府遗址的考察力度,对轮台境内的阿克热克、卓尔库特、乌里旁、奎玉克协海尔、阿孜干、恰克、阿克墩等古城做了重点调查。90年代,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虽在进一步考古调查的基础上,重点对轮台境内乌里旁、阿克热克、阿孜干、恰克、阿克墩等古城进行了钻探,对乌里旁古城进行试掘并取得了一定的收获,却一直未能明确西域都护府府治遗址的位置。

  2018年,来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科学院遥感与数字地球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综合考古部的专家学者,多次对巴州和阿克苏地区相关古遗址进行多学科的考察研究。众多专家趋向认同西域都护府遗址群这一整体概念,主张其遗存除城址外,还包括西域都护府配套的相关烽燧、戍堡、驿站等军政建置遗址以及丝绸之路线路历史遗存。

  考古发掘获得大量新收获

  自2018年起,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联合申报的“西域都护府——两汉西域军政体系建置考古”研究课题获得国家文物局批准并纳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

  课题组选定轮台县东南的卓尔库特古城,由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陈凌教授带领团队负责发掘,奎玉克协海尔古城,由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党志豪带队负责发掘。

  经过3年艰苦发掘,两处古城已初步揭露出城址的核心遗迹,明确了两处城址的构筑方式、使用年代等问题。

  奎玉克协海尔古城遗址位于轮台县东南约20公里的荒漠中。古城平面呈不规则圆形,面积约6万平方米,城中部有一高台,显然是城中的核心建筑。发掘表明,高台现存的形制保持了原有的形状,为一圆角方形的台体,中部有一圆形空间,可能为公共活动区域,南侧有通道与该空间相连。高台的形成经历了延续修筑、反复使用的过程,已暴露的遗迹根据层位关系大致可分为四个时期,不同时期的建筑使用材料不同、构筑方式不同、结构布局不同、功能性质不同。

  党志豪介绍,3年来,他们明确了奎玉克协海尔古城遗址、高台构筑方式与基本结构。最主要的是明晰了古城的发展脉络:公元前770至前550年的春秋早中期,该区域就已经出现了有低矮城墙环绕的聚落遗址。公元前550至前400年的春秋中晚期,高大的主体城墙开始修筑。公元前400至前150年的春秋晚期到西汉初期,是城址的主要使用时期。公元前150年后,城址走向衰败,直至废弃。

  党志豪说:“它是目前新疆经科学考古发掘年代最早的城址,这为研究塔里木盆地史前文明由聚落向城邦演进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卓尔库特古城位于轮台县城东南约24公里,处于克孜勒河冲积荒漠地带。古城分为外城、内城及高台城址,总面积约38万平方米。外城、内城平面呈不规则长圆形,墙残高0.5米至1米。高台位于内城东部,平面近方形。在塔里木盆地北沿诸多古代城址中,卓尔库特古城先前最不引人注意,鲜有学者提及。

  陈凌介绍,他们3年来主要对高台实施了发掘。清理出房址、灰坑、井穴、高台城门等,明确了此高台为平面近似长方形的城址建筑,外筑大围墙,与内、外城共同构成三重结构。高台城址建筑经过战国至西汉、东汉、魏晋时期三次大的修筑、改建,主体年代在两汉时期。出土遗物多为陶器、铜器、石器、骨器制品。高台城址东北位置房址中发现榫卯结构红漆大柱。出土遗物,既有明显的中原地区的因素,也有西亚、中亚、南亚的影响,魏晋时期遗物与龟兹地区关系密切。发掘表明,卓尔库特古城规模宏大,等级较高,是塔里木盆地北沿汉—魏晋时期一处高等级的大型中心城市。

  史书记载与现实情况吻合

  史书记载,西域都护府历任18位都护。西域都护府也从最初西汉时期的乌垒城,搬入西汉后期到东汉时期的它乾城。赫赫有名的班超、班勇都曾担任过西域都护,并在它乾城居住过。

  卓尔库特古城和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在1989年和2009年全国第二次、第三次文物普查中均被认定为汉代古城。

  参与1998年考察的现任新疆博物馆馆长于志勇介绍,当时他们以轮台县为中心,对众多的古城遗址、戍堡和烽燧等进行了全面调查。因当时只是调查,没有进行考古发掘,所以无法确认哪座遗址就是西域都护府。

  2012年,陈凌带领的考古团队再次来到轮台县和新和县,开始寻找西域都护府。他们认真查看了黄文弼等前辈的考古调查资料,把目光放在了对历史文献的推论上。

  《汉书》卷九十六下《西域传下》载:“乌垒,户百一十,口千二百,胜兵三百人。城都尉、译长各一人。与都护同治。其南三百三十里至渠犁。”

  根据《汉书》上所记各城市间的相对距离推算,乌垒城可能位于今天轮台县附近。这恰恰与奎玉克协海尔古城、卓尔库特古城位置相当,具体乌垒城到底是哪座古城呢?只有等待更翔实的考古发现才能最终证明。

  (本报记者 王瑟)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文化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