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百科 > 今日头条 > 冰冻的鸭绿江边 住在百姓家的“守边人”>发布时间:2021-02-25 13:36

  住在百姓家的“守边人”

  □ 本报记者  韩宇

  □ 本报通讯员 曲洪霖 文/图

  2月11日,农历大年三十。一大早,辽宁省丹东市岁末天寒、滴水成冰。《法治日报》记者驱车从丹东市区出发,沿着鸭绿江畔蜿蜒曲折的公路,一路向东盘山而行,3个多小时后,抵达东部边陲小镇——丹东市宽甸县振江镇,近距离感受了这里“守边人”的苦与乐。

  “江面结冰后,边境失去了天然屏障,到处都能徒步通过,我们每一个抵边坚守的民警,又‘织’起了一道的‘边境线’。”振江边境派出所所长闫立国边介绍,边开车拉着记者赶往各个执勤点。

  振江边境派出所,辖区边境线长达96公里,面积320平方公里,辖区全部为山区。

  40多分钟后,到达江边的一个执勤点—— 一辆扣着一层塑料大棚的移动执勤方舱中巴车。

  “这绝对算是我们将农用设施应用到警务工作的一个创新了。”闫立国说,“山沟里冷,我们给边境江边的7个执勤方舱都扣起了塑料大棚,不仅比钢结构的阳光房成本低,而且保暖效果还不差。”

  说话间,鞭炮声大作,执勤点附近的几家村民开始准备团圆饭了。

  在西江村执勤点,住在不远处的村民姜延利推开屋门,冲着执勤民警喊了一嗓子:“今天过年,你俩早点‘收工’赶紧过来,饭都做好了!”

  执勤民警李鹏飞向姜延利摆了摆手,“好嘞,马上到!”

  执勤民警咋到百姓家吃饭?原来,振江边境派出所辖区共有14个执勤点,都设在边境一线上,其中有7个是在江边的执勤方舱,还有7个执勤点在大山沟里,距离派出所都很远,民警们只能吃住在百姓家里。每月除了给提供民警吃住的百姓家缴纳伙食费,所里隔三岔五送米面,过年期间还送来了大鹅。

  “我们对守边民警的感情格外深,都抢着让他们住在自己家。因为有民警在,大家才安心踏实。”在姜延利的眼里,透出的是亲人般的目光。

  从执勤点返回所里,已快到晚饭时间,所里有位阿姨已经张罗了满满两桌菜。

  饭间才知道,这位阿姨原来是闫立国的岳母,因为所里厨师请假了,他心想着大过年的不能让所里的兄弟们饿着,就把岳母和妻子请来做年夜饭。

  冒着热乎气儿的饭菜很丰盛,这群20来岁的民警不到半个小时就解决了“战斗”。

  闫立国喊了一嗓子:“大家休息一会儿,咱们七点钟准时出发。”

  大深山紧靠着江边,太阳一落山,气温骤降10℃以上。晚上7点,民警们穿戴上了全部御寒护具,登车出发了。一到夜里,山里没有光源,下了乡道进土路,路面还被积雪覆盖,几乎看不清路。

  “我们这里最远的执勤点,开车单趟就要一个半小时左右,还都是土路,外来车辆如果没有向导,很容易走丢,不过我们天天开车巡逻,闭着眼都能走回来。”民警罗志刚自信地拍着胸脯说。

  路过执勤点,摇下车窗,民警们互相打了招呼,彼此拜个年,说两句吉祥话,就算是提醒大家,今天是除夕了。

  在一个执勤点里,两名民警正在用手机看春晚直播,民警吴建豪高兴地说:“我们这个执勤点特别幸运,能够收到4G信号,很多执勤点太偏僻,打开网页都很困难。”

  看着两位民警年轻的面庞,仅仅因为能够有信号看到春晚,就满脸幸福,记者心中有些酸楚。

  “你今年多大呀?是第一次回不了家过年吗?家里人理解吗?”

  “我今年21岁,当兵5年了,自从当兵就没回过家,不过父母特别支持我,他们说我做的是保家卫国的事,下午给他们发视频拜年了,挺开心的,家里人一说到我,都特别自豪。”吴建豪说。

  一趟走回来,所里值班的民警们已经开始包饺子了,结束巡逻任务的民警陆续也加入包饺子的队伍中,大家有说有笑,充满了年味儿。

  记者手记

  冒严寒、踏积雪,冰冻的鸭绿江边,“守边人”又度过了一个除夕夜。

  这样一群人,年龄最大的所长闫立国,刚刚40岁,最小的民警吴建豪,只有21岁,他们将人生的大好年华奉献在边境线上,日复一日地巡逻在江边上、山林中。正是有了千千万万像他们一样守卫着边境线的人,才有了人民群众的和谐与安宁。万家灯火时,请不要忘记这群孤独的“守边人”。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