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百科 > 今日头条 > 广东中欧班列的“拓荒牛”>发布时间:2021-02-21 13:26
广东中欧班列的“拓荒牛”,    蒲穗(右)在查验中欧班列货物。 王欣 摄,

  (新春走基层)广东中欧班列的“拓荒牛”

  中新网广州2月20日电 题:广东中欧班列的“拓荒牛”

  作者 王欣 郭军

  2月18日5时43分,开往俄罗斯沃尔西诺的75004次中欧班列,从蒲穗身旁呼啸而过,驶出东莞石龙站。“广东首开中欧班列至今都8年了,时间过得真快!”远望远去的车轮,蒲穗不由地感叹道。

  “广东60%以上的中欧班列都从这里发出。”作为广铁集团广州货运中心石龙班组的货运主管,蒲穗既亲历了广东中欧班列的从“无”到“有”,又见证了“一带一路”的飞速发展。

  42岁的蒲穗,已有16年党龄,主要负责货物班列特别是中欧班列开行组织协调。8年时间,经蒲穗组织出发的跨境班列达631趟,运送的货物超4万吨。

  2016年6月8日9时,8426次列车从东莞石龙迎风启程,郑州、重庆、成都等其他七座城市也同时响起长长的汽笛声,全国中欧班列统一命名开行。蒲穗对此感到非常欣慰,他已为国际货物班列开行服务了3年。

  2013年,全国首趟“粤新欧”国际铁路联运专列于石龙站试点运行,货源、箱源、车源要在5天内全部落实装车,人员极其紧缺,当时作为邻近站点茶山站的货运值班员蒲穗,主动请缨,“我是党员,关键时刻我应该上。”

  5天5夜,烈日星光,蒲穗和同事们在货场不停忙碌着,组织货物进场,逐一清点查验后,迅速安排装车,一天下来,被汗浸透的衣服几乎没干过。

  终于,一个个集装箱按时搭上了跨境列车,“第一次将广东本土货物运出国门,大家心里都很激动。”陷入回忆的蒲穗,眼里泛着光。

  2015年,广铁集团打通“粤满俄”新通道,将“粤货”通过满洲里口岸出境,运抵12000公里外的俄罗斯,增添两国物资运输新渠道。接到筹备指令,蒲穗当即收拾行囊,在石龙货场扎下了根。

  “开辟新通道,货源是关键。”筹备期间,蒲穗每日6点起床,逐个“敲开”周边地区大型企业的大门,回来后一头扎进值班室,梳理出有俄罗斯方向物流需求的企业名单,根据收集的信息,设计最优运输方案,为再次上门做准备,值班室的灯经常一亮就是12点以后。

  “有时难免会吃‘闭门羹’,只有准备充分些,沟通才会更有效。”六个月时间,蒲穗出门走访了上百次,在成功集结货源开出专列的同时,这位平日壮实的汉子瘦削了许多。

  “粤新欧”“粤满俄”两大新通道的成功开辟,为广东常态化开行中欧班列成功奏响了“前奏曲”,2016年广东首趟统一品牌“中欧班列”成功发车;2017年“石龙—沃尔西诺”双向班列启动;2019年广东首趟回程中欧班列顺利抵达,同年,石龙中欧班列开行数量较前一年同比增加72%,呈现“井喷式”增长;2020年首开“东莞石龙—立陶宛维尔纽斯”邮政专列;2021年首趟“美的定制”中欧班列于石龙启程。

  每发出一趟新班列,蒲穗都会将时间、方向等信息记录在笔记本上,仿佛在描绘别样的“蓝图”。

  “蒲主管,海关那边在找你!”凌晨7时30分,接到货运员张松的消息,蒲穗匆匆离去。班列开行前,除了要与客户对接,蒲穗还要不断跟海关协调,确保班列按时出发。

  在同事眼中,蒲穗不仅是业务精英,还是班组的“定海神针”。

  “蒲主管自己带头留在货场,又安排班组错峰上班,让大家心里踏实不少。”张松说。

  协调完后已是上午9点钟,记者随蒲穗一路沿着钢轨旁走走停停,检查待装车辆的状态,“中欧班列时速达120公里,检查车体的时候,要格外注意是否有破损或杂物。”

  “今年过年,我给孩子买了个火车模型。”货场作业不分昼夜,这些年忙于班列组织,每年春节,蒲穗与家人聚少离多,对此他心感惭愧,但望着股道旁整齐排列的集装箱,内心充满自豪。“中欧班列彰显了‘中国力量’,能参与其中,我感到很荣耀。”(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