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前往【百度热搜】查看详细

  春节里的冰上巡守人

  北京市水务部门每年开展冬季冰面巡查,劝阻“滑野冰”市民

  刘琦(右)正在劝离玩冰车的市民。新京报记者 应悦 摄

  “这冰面您现在看着是挺结实的,但冰底下的水其实都流动着呢,冰层正在变薄,容易产生安全隐患。”冬天,北京的水面一开始结冰,刘琦和同事们就要开展冰上巡查工作。

  每年,北京水务部门都会公布一批冰场,并根据冰层厚度对市民开放,开放时间之外,建议市民不要到冰上活动。同时,也会派出工作人员在冰上巡查,对冰上活动者进行劝离。

  北京市城市河湖管理处北环水系管理所水环境管理组组长刘琦就是冬季冰面巡查人员之一。冰季未过,春节期间,刘琦和同事们仍守在工作岗位上,像往常一样巡查冰面。“其实只要大家能安安全全地玩好,我们的工作就没白做。”

  春节总要在河道上走一圈

  作为一名水环境管理工作人员,进入冬季,刘琦的工作就要常常与冰面打交道,每日的河湖水环境巡查更是主要内容之一。今年春节,刘琦的值班排在大年初二。

  值班时的工作与平时差不多。先是巡查冰面,劝离冰上活动的市民,接着巡查南长河、转河、北护城河等河道,查看河面保洁情况。“春节期间,巡查工作照常进行,每年春节假期,总有一天要在河道上走一圈。”

  初二早上不到9点,刘琦像往常一样从单位出发,先来到北展后湖。根据之前的值班反馈,这几天冰上活动的市民并不多,刘琦这天发现的也只有5人。对几名市民进行劝告后,他算是松了口气。

  这个冬天,刘琦觉得压力要比去年大一点。

  根据以往的经验,北京的冰场开放期一般在1月初到立春之间。但今年由于疫情,北京大部分冰场在1月底就提前关闭。

  根据气象部门的预报,春节期间温度较高,今年又有不少人留京过年,为了让大家在放假期间减少冰面活动,刘琦和同事们在放假前还在辖区内多走了几次,专门提醒市民过年期间不要在冰面上活动。

  和市民沟通,温柔是第一条准则

  在北京这样的北方城市,少不了在冬季出没的“冰上老炮”。北京城区内,八一湖、北展后湖等几个水域,是老炮们比较爱去的场地。其中,北展后湖就在北环水系管理所的辖区内。每年冬天一到,这里就成了刘琦平均巡查时间最长的地方。

  今年,北展后湖在1月底发出了关闭冰场的通知,但之后,刘琦和同事还是每天都能在冰场发现来游玩的市民,最多的一次大约有300人。“2月8日来这里巡查时,我们刚到湖边就发现了数十名冰上活动的市民,有凿洞钓鱼的,还有玩冰车的。每次来这里巡查一圈,都得花上40分钟。”

  不仅冰场关闭后要巡查,开放前的时间也马虎不得。一般来说,北展后湖的冰在12月就会结成。冰场的开放时间一般在12月下旬,但不少市民12月中旬就开始冰上活动,刘琦和同事也要对市民进行劝离。

  “您看,这才刚入冬,冰面还没冻结实呢。”劝离市民,刘琦一般先从描述现象入手。他说,不少市民对于能不能上冰的判断完全基于自身的经验。“看着”冰层足够厚了,就到冰上来了。

  一边描述现象,一边再向市民进行科普。什么时候能上冰?工作人员每天都会测一遍冰层厚度,等达到标准,也足够稳定了,就会通知大家可以上冰。“要让人家觉得可以接受,而且语气一定要温柔,这是我总结出来的第一个准则。”

  每次刘琦解释完,大部分市民都表示理解和支持。但还是有一些冰友不仅在非开放期进入冰场,还会在输水河道上“滑野冰”。如何劝说这样的市民?刘琦表示,一是要有耐心,二是要有恒心。

  刘琦巡查的一片水域上,常有一批“老炮”组团来打冰球,人数在10人左右。这片水域今年并非指定的开放冰场,冰上活动存在一定风险。进入冰期后,刘琦就曾数次发现“冰球团”的活动,每次他都会上前劝告。坚持了几次后,春节前,刘琦发现,“冰球团”已经好久没来打球了。

  “环境好了,水边的人也多了”

  立春之后的这段时间,冰面上的安全隐患往往最多。

  首先就是春季水温回升,尤其今年立春后气温偏高,冰层内部构造也会产生变化,导致冰面易碎。另一方面是冰场关闭后,水务部门会开始输水。一旦开始输水,水流波动较大,冰层也会受到影响,产生裂痕或减薄。这些话,立春之后刘琦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大年初二巡查完河湖表面,稍作休息,晚上8点左右,刘琦又和同事外出巡查水域周围的消防情况。过年这几天,消防隐患主要是烧纸钱等祭拜活动,如转河的车辆厂桥周边有烧纸钱留下的焚烧痕迹、南长河麦钟桥附近还发现有人正在烧纸。

  针对这样的情况,刘琦需要提醒其他相关部门注意防火,也要提醒正在烧纸钱的市民一定要等火完全熄灭再离去。河道附近都有绿植覆盖,冬季干燥的枯枝落叶容易引起火灾。

  很快,春季就要来临。蚊子的虫卵寄生在水体中,冰面一旦开始融化,灭蚊工作就要随之展开。夏天到了,冰变成水,巡河的工作又要开展起来。

  在刘琦看来,自己就是一个十足的室外工作者。“看我这肤色就能看出来,不过我正好也是个不愿意待在办公室里的人。”

  工作数年来,刘琦见证了北京的水域环境越来越好。“以前河道周围环境差,河水有味,水质脏,但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到水边走一走,逛一逛,这说明我们的工作有成效,有意义。”

  新京报记者 应悦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