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流百科 > 今日头条 > 这个“零”,来之不易!>发布时间:2021-02-19 13:50

点击前往【百度热搜】查看详细

  新华社哈尔滨2月18日电(记者梁书斌 强勇)2月18日零时起,随着哈尔滨市将利民开发区裕田街道风险等级由高风险调整为低风险、将呼兰区建设路街道风险等级由中风险调整为低风险,全国高风险地区全部“清零”。

  自今年1月中旬开始,哈尔滨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骤然紧张起来。一个月来,哈尔滨各方展开了一场艰苦的疫情防控阻击战。如今,这个“零”,可谓来之不易。

  抗“疫”中的别样“蜜月”

  1月17日8时40分,呼兰区中医院在对收治入院人员核酸“应检尽检”时,发现辖区居民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区委区政府迅速安排对病例所在小区进行管控,对该小区居民进行全员核酸检测,结果同单元核酸检测阳性者10例。当日夜间,全区设立卡点人员上岗值守,转入应急状态。18日凌晨发布1号公告,呼兰区实行最严格精准管控措施。

  17日22时,呼兰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民警王琦,刚刚把急性过敏的妻子接回家,便接到执行紧急任务的通知,匆忙中他只向妻子说了句“你照顾好自己”,就奔赴自己的岗位,到现在也没有回过家。

  两人新婚不足半月,妻子是哈尔滨市利民开发区利民街道名流社区的社区工作者,疫情期间,主要负责组织辖区居民核酸检测,居家隔离人员管控,为隔离人员配送生活物资等工作,任务同样繁重。自抗疫以来,回家团聚便成了奢望,小两口只能在短暂的闲暇里打个电话相互鼓励关心。

  17日晚,王琦和同事为区里连夜开展的全民核酸检测做好安保工作,一干就是20多个小时。18日20时许,在刚完成任务回到单位准备休息时,王琦得知呼兰各个进出城口卡点警力紧张,他来不及休息便主动请缨奔赴卡点,开展出入城车辆及人员排查、管控工作。

王琦在出入城卡点进行车辆排查。(呼兰区区委宣传部供图)

  22日,得知分局隔离宾馆勤务人手紧缺,王琦再一次提出申请。大队考虑到他的家庭情况,劝他再考虑考虑。“我年轻,让我去吧。” 王琦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奔赴下一个工作岗位。

  除了这小两口,王琦的父亲、姐姐、姐夫也都奋战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家里九十岁的奶奶说:“老王家人真是‘厉害’啊,人家疫情来了都在家待着,咱家人都出去忙。”

  “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医生

  呼兰区按照风险等级划分轻重缓急,梯次开展核酸检测。完成全区5轮核酸全员检测,累计检测1792702人次,发现阳性人员24人,所有病例均在隔离管控和主动筛查中发现。尤其在第五轮全员检测中,筛查出故意隐瞒行程信息人员袁某,及时采取了防控措施,最大限度切断疫情传播途径。

  接到紧急通知,呼兰区孟家乡卫生院副院长罗雷正准备出发时,突发鼻腔出血,在家用棉球简单处理根本不管用,他连外衣都没来得及穿就去医院止血。医生处理后嘱咐他停止一切活动,可他却毅然加入全民核酸检测工作中。罗雷带领他的团队的八个小组,不眠不休奋战了两天两夜。

  全民核酸检测后,罗雷又接到新任务,负责孟家所有村屯居家隔离人员的核酸采样工作。他安排分组、分工时,总把最危险的地方留给自己。

罗雷在进行核酸检测。(呼兰区区委宣传部供图)

  孟家乡卫生院要负责全孟家乡的核酸检测和居家隔离人员的采样。车子进不了村屯,罗雷就和两名同事在零下三十多摄氏度的气温下,逐家逐户徒步做核酸采样。检测过程中,手冻僵了,鞋和衣服冻透了,但他从未退缩。

  从疫情开始,他就吃住在单位,每次回老城区取核酸检测物资,都是来去匆匆。“你真是三过家门而不入呀!”妻子打电话说。

  除夕夜与女儿视频时落泪的护士

  出现企业聚集性疫情是利民开发区防疫工作面临的最大挑战。

  黑龙江正大实业有限公司是黑龙江民营企业百强之一,坐落在哈尔滨利民开发区,业务集畜禽业、肉食品加工等为一体。

  1月19日,正大职工黄某某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当地立即采取应急措施,对企业进行封闭管控。正大疫情出现后,利民开发区采取紧急措施,从人员隔离、核酸检测、流调和企业防控等多方面统筹发力,对病毒传播链条进行阻断。迄今,完成对黑龙江正大实业有限公司职工及家属等重点人群多轮核酸检测。

  “妈妈,我想你!”“妈妈,我们不要压岁钱,我们只要你平平安安回家。”

  在万家团聚的除夕夜,“90后”女护士何春月通过手机视频看到儿女的一刹那,眼泪夺眶而出。 面对艰巨的战疫工作,何春月没有掉过一滴眼泪,但孩子们的一句话,却让她瞬间哭成了“泪人儿”。

  何春月是哈尔滨市松北区李家卫生院的一名护士。2月4日,她前往一家隔离酒店支援防疫工作。疫情面前,她是认真细致的“检查员”,在隔离酒店负责消杀、送解除隔离人员回社区、采血采样等工作。

  春节期间,何春月在隔离宾馆工作。(受访者供图)

  工作时,何春月穿着厚重的防护装备,由于不方便上厕所,她尽量忍着不喝水。一轮值班下来,卸下防护口罩后脸上是深深的印痕,脱下防护服浑身上下早已湿透。 何春月家里有两个孩子,女孩8岁、男孩6岁,爱人在公安战线工作也同样十分繁忙。大年三十,她不能回家陪伴在家人身边,只有跨年时分拨通电话。 她自责:“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妈妈。”

  像何春月这样的基层医护人员,还有很多。他们是无惧无畏的“逆行者”,毅然坚守在疫情防控一线,为了大家顾不上小家。在家人心里,他们是最亲爱最伟大的爸爸、妈妈、儿子、女儿。

,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社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