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行付2020年中期业绩大幅下滑 旗下小贷公司逾期严重_金融

第三方支付行业迎来业绩大考。 近日,港股上市公司高阳科技(00818.HK)发布2020年半年度报告,附属公司随行付支付有限公司(下称“随行付”)的业绩也浮出水面。 报告期内,高阳科技实现营业收入20.22亿港元,同比下滑33%,实现期内溢利2.15亿港元,同比下滑46%。截至6月30日末,高阳科技的总资产为84.61亿港元,同比增长4%,流动资产净值为33.39亿港元,同比增长7%。 业绩下降的原因主要系高阳科技以随行付为代表的支付交易量大幅减少,支付交易处理解決方案实现的收入同比下滑34.98%。另外,随行付旗下的小贷公司也出现了大面积的逾期。针对更多问题,本报记者向随行付内部人员表达了疑问,截稿前尚未收到回复。 支付业务占比超过80% 财报显示,高阳科技的主要业务为投资控股,其与附属公司主要从事提供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销售信息安全芯片及解决方案、提供平台运营解决方案、提供金融解决方案及销售电能计量产品及解决方案。 其中,截至2020年6月30日,高阳科技提供支付交易处理解決方案实现的收入为16.67亿港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82.44%,较上年同期的25.64亿港元下滑34.98%。原因是疫情期间消费者的商品及服务消费下降,导致透过该分类处理的交易量大幅减少。 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主要从事提供支付交易处理服务、招揽商户、小额贷款及保理业务、信贷评估服务以及相关产品及解决方案。 而高阳科技的支付业务主要是通过重庆结行移动商务有限公司(下称“重庆结行”)进行,成立于2002年6月,从事平台运营解决方案业务。 天眼查的股权穿透图显示,随行付的大股东就是重庆结行,持股比例为80.04%,另外四名股东分别是申政、黎会敏、薛光宇、葛晓霞,持股比例依次为9.95%、4.8%、3.2%、2%。 随行付是一家央行批复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成立于2011年7月,总部位于北京,拥有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业务范围包括银行卡收单(除吉林、辽宁(含大连)、浙江(含宁波)、福建、黑龙江以外地区)、互联网支付(全国)、移动电话支付(全国),还有跨境人民币结算服务资质。 从高阳科技的支付交易解决方案业务营收情况可以看出,随行付在2020年上半年的业绩也大幅降低,主要是由于疫情导致交易量严重下滑。 支付业务作为高阳科技的主营业务,为其贡献了大部分收入。有数据显示,2017年中期,高阳科技的支付交易处理业务收入同比大增100%至7.43亿港元,分类经溢利同比增长70%至1.05亿港元。截至2017年6月底,高阳科技旗下布局收单业务的子公司随行付国内累计活跃商户数同比翻倍至200万户。 2019年,高阳科技持续加码随行付,与随行付的股东包括申政、黎会敏、薛光宇及葛晓霞、ELECTRUM B.V.(「VBill投资者」)、VBill (Cayman)及随行付订立认购协议(VBill认购事项)。据此,VBill投资者已同意透过按人民币5.88亿元认购VBill (Cayman)已发行的股份,从而收购随行付约11.21%的实际股权。 疫情期间,随行付研发新产品“随行商圈”,帮助商户实现线上线下业务融合。高阳科技的平台已陆续上线超过1700家合作伙伴产品;下半年,将继续推动扫码业务规模化发展,以支付+营销作为战略核心;同时扩大跨境支付业务的市场份额。此外,随行付将加大包括反洗钱在内的各项合规制度建设、加强运营监控、防范各类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随行付因为违反洗钱规定被处罚。支付机构遭处罚已趋于常态化。仅在2020年上半年,随行付就收到3张罚单,累计罚款900万元,原因无外乎违反反洗钱相关规定以及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等行为。 小贷业务逾期严重 在第三方支付市场的利润空间被逐渐挤压的情况下,随行付经过多年的积累,赢得了一片席位。官网信心显示,随行付当前线下小微商户数量排名收单机构第一,在全国拥有28家分公司,2000多个地市级服务商,50万一线从业人员;业务范围覆盖全国300多个城市及地区。 且随行付除了拥有支付牌照外,还有一张小额贷款牌照,即南昌随行付网络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下称“随行付金融”),是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成立于2014年,总部位于北京,注册资金5亿,致力于通过大数据、智能风控等技术为用户提供普惠金融服务,还拥有央行颁发的商业保理牌照。 随行付金融的主要业务与服务有“还到”、“随商贷”、“小驿有钱”、“随行付钱包”、“供应链金融”。还到是随行付金融旗下的移动互联网金融产品,提供信用卡余额代偿服务,受众群体为新晋白领、购物达人、年轻白领;随商贷是随行付小微商户专享的无抵押大额信贷,最高可借50万元,月利率0.66%起;小驿有钱是随行付金融旗下专为用户提供贷款产品推荐平台;随行付钱包是一款专为用户提供信用额度的产品,用户可进行分期消费等金融服务,服务人群18-45周岁;供应链金融主要为物流企业提供应收账款融资服务,有尊享贷、尊惠贷、优企贷。 从高阳科技披露的数据来看,随行付金融的业绩并不怎么好。“信贷减值亏损增加主要由于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分类项下的小额贷款业务之逾期应收贷款结余减值亏损”。支付交易处理解决方案项下信贷减值亏损为0.44亿港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25.06%。 同时,应收贷款为小额贷款日常业务过程中应收客户的款项,2020年上半年共录得5.94亿港元,较2019年末增长38.79%。其中,逾期超过1-3个月的应收贷款金额为1515.9万港元,占总应收贷款的比重为2.55%;逾期超过3个月的应收贷款金额为7856.6万港元,较2019年末大幅增长。 《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随行付金融的“还到APP”因“暴力催收”、“高利贷”频频被投诉。聚投诉21CN数据显示,截至目前,随行付金融共收到342件投诉。一位投诉者表示,从还到上借款7400元,借款6个月,利息和服务费共计达1332元,综合年化利率已经远超过监管红线36%。另有多名投诉者称,自己的个人通讯录被泄露,被对“亲朋好友”实行夺命连环call。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一家小贷公司,借贷利率36%的擦边球已经完全不适用。近日,最高法最终确定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由过去的24%和36%下调至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4倍,按照当前一年期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约为15.4%。这意味着,民间借贷的日子将越来越难。 至于小贷到底属不属于民间借贷的范畴,一位行业分析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由于小贷公司一直交由地方金融办监管。所以,小贷属于民间金融的创新组织,适用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 近年来,随行付也在技术方面不断创新,先后获得PCI、ADSS等认证,并被评为AAA级信用企业和高新技术企业。其通过“支付+科技”的战略布局,依托渠道下沉能力和“智慧支付”生态化体系建设等为小微商户的经营赋能。综合“支付+金融”的业务体系,在消费金融、供应链金融、新零售、行业定制化支付解决方案等方面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

——此文章来源于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